室堂平雪景

顯然這時候的立山已經過了旅行的季節,再過幾天就要封山,沒有遊客想要千里迢迢的來一趟沒有雪壁的立山⋯⋯

廣告

最喜歡下午的班機了

現場的情境就像是跨年夜那天 7-11 增設的結帳櫃檯,我們像一群排隊等著要結帳看煙火的死老百姓,而現場作業人員卻清一色的都是老杯杯,讓人不得不相信日本人口嚴重老化的問題,我想台灣有朝一日也能達到人口零成長的目標,人人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,家有一老如有一寶,家家戶戶全是寶的榮景就靠你我的努力呀!

我允許他們這樣做

我們一介攝影人出門一定大包小包,相機幾乎都是掛在脖子,這時候再多一條耳機線跟相機背帶一同纏綿的話,拿起相機的時候耳機線卡住,放下相機的時候耳機線也卡住,怎麼弄都不對我差點就被弄死,還好我是個有耐心的人,我發現跟在同伴旁邊就不會跟丟。耳機是這次最大不可預測的敵人⋯⋯